L 公司公告
Listing
联系我们 | contacts us
电话:0482-108620622
邮箱:64272908@qq.com
QQ:
地址:ag88环亚国际娱乐平台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公司公告 >

最高法院:公司能否规定股东离职时必须退股?(股权激励怎么搞)法

2019-07-19 17:40

  职工持股是一种常见的股权激励方式,国有企业改制中,大量国有企业采用这种方式吸纳员工入股,物美许少川:商超助力农产品上行案例分享,完成向有限责任公司的体制转变。为了加强企业的人合性,部分有限责任公司在章程中规定,入股职工因调离本公司,被辞退、除名、自由离职、退休、死亡或公司与其解除劳动关系的,其股权由公司回购。那么,这种离职退股条款是否合法有效呢?本文作者将结合最高人民法院的案例进行分析。

  《公司法》第七十四条并未禁止有限责任公司与股东达成股权回购的约定。公司章程规定入股职工与公司解除劳动关系的,其股份通过计算价格后由公司回购,内容上未违背公司法及相关法律的强行性规范,应属有效。

  1、2004年1月,山东鸿源水产有限公司由山东承天海洋水产集团公司改制成立,杨玉泉在改制时成为公司股东。同时,杨玉泉签订《公司征求意见书》,意见书明确约定:入股职工因调离本公司,被辞退、除名、自由离职、退休、死亡或公司与其解除劳动关系的,其股份通过计算确定价格后由公司回购。

  2、2014年2月28日,山东鸿源召开股东会会议,通过以下决议:包括杨玉泉在内的多名公司原股东因退休、离职、辞职等原因离开公司,按照公司改制的有关规定,股权由公司回购,公司按照各自的出资额对其所持有的全部股权进行回购,上述人员已从公司领取回购款,双方已经履行完毕。

  3、2014年3月19日,杨玉泉等向威海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鸿源公司收购其股份,威海市院认为原告股份已经回购完毕,其不具备股东资格,并驳回了原告的起诉。

  4、原告上诉,山东省高院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原告继而申请再审,最高人民法院裁定驳回原告的再审申请。

  申请人于2004年1月成为鸿源公司股东时签署了“公司改制征求意见书”,该“公司改制征求意见书”约定“入股职工因调离本公司,被辞退、除名、自由离职、退休、死亡或公司与其解除劳动关系的,其股份通过计算价格后由公司回购。”有限责任公司可以与股东约定《公司法》第七十四条规定之外的其他回购情形。本案的“公司改制征求意见书”由申请人签字,属于真实的意思表示,内容上未违背公司法及相关法律的强行性规范,应属有效。故鸿源公司依据公司与申请人约定的“公司改制征求意见书”进行回购,并无不当。鸿源公司2004年2月28日收购原告股权的股东会决议合法有效,股权转让履行完毕,原告不再具有股东身份。

  1、《公司法》第七十四条第一款规定了三种有限责任公司异议股东请求公司回购股份的法定情形,没有禁止有限责任公司与股东自行约定其他股份收购的情形,公司在法定情形之外,可以规定若干的约定情形,不过,这一规定不能违反《公司法》的规定,不能侵犯公司的利益和股东的权益。

  2、实践中,将有限责任公司股东离职约定为股份回购条件比较常见,这一规定不违反强制性法律规定,一般情况下是有效的。不过,该股权回购如何操作还取决于具体约定,实践中的约定方式有三种:第一,股东与有限责任公司约定,持股员工在离职时可以请求公司回购股份,这种约定将主动权赋予员工,若员工不要求公司收购股份,公司不可以强制收购;第二,股东与有限责任公司约定,股东离职时,其股份则被估价回购,这种约定没有给予股东选择的空间,股东一经离职,公司即可通过股东会决议收购其股份,本文的主导案例正属于这种情况;第三,股东与有限责任公司约定,股东可以在离职时要求公司收购股份,公司召开股东会讨论是否收购,这种情况下,若股东与公司协商失败,公司不负有收购股份的义务,股东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是得不到支持的。

  3、上述三种约定方式中,第一种和第三种合法有效,不存在争议。第二种约定更为特殊,它并没有真的赋予股东股份收购请求权,而是设立了强制退股的条件。本书作者查阅了400余个相关案例,找到了四个相关案例,裁判观点全部认为,这种规定是有效的。但是,笔者也注意到,这四个案例的公司全部是国有企业改制而来,因此我们必须考虑,法院是否在认定中考虑了公司性质,换而言之,若某公司是普通的有限责任公司,其在章程中规定股东离职强制退股条款是否有效。很可惜的是,这种案例还没有出现。不过,分析最高人民法院、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江苏省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山东省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的裁判观点中,均没有将公司国有企业改制的背景作为该章程条款有效的前提条件,它们的分析全部集中在章程或者协议系股东与公司的真实意思表示,该约定不违反强制性法律规定这两个方面。因此,本书作者认为,普通有限责任公司也可以在章程中规定此类条款。

  4、需要注意的是,这种股份收购约定条件不适用于股份有限公司。《公司法》第一百四十二条第一款对于股份有限公司回购股份的规定则更加严格,其规定除法定情形公司不得收购本公司股份。该条第一款第四项规定:股东因对股东大会作出的公司合并、分立决议持异议,可以要求公司收购其股份。由此可见,对于股份责任公司,异议股东仅在对公司合并、分离决议持有异议情况下,才可以要求公司收购股份。

  第七十四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对股东会该项决议投反对票的股东可以请求公司按照合理的价格收购其股权:

  (一)公司连续五年不向股东分配利润,而公司该五年连续盈利,并且符合本法规定的分配利润条件的;

  (三)公司章程规定的营业期限届满或者章程规定的其他解散事由出现,股东会会议通过决议修改章程使公司存续的。

  自股东会会议决议通过之日起六十日内,股东与公司不能达成股权收购协议的,股东可以自股东会会议决议通过之日起九十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一、关于申请人的股权是否已经被鸿源公司回购的问题。2004年1月申请人因企业改制,成为鸿源公司的股东。鸿源公司为了证明申请人已经退股,提供了由申请人本人签字的退股金领取凭条。申请人主张该退股金领取凭条属于变造,内容虚假,但未能提供直接证据包括司法鉴定结论等予以证明。鸿源公司还提供了申请人退股后公司关于减资的股东会决议、减资公告、传媒大学副校长胡正荣:新闻传播。工商变更登记记载事项等,鸿源公司提供的证据证明效力要大于申请人提供的证据证明效力,故申请人已经退股的事实应予以认定。

  二、关于鸿源公司对再审申请人的股权进行回购是否合法的问题。申请人于2004年1月成为鸿源公司股东时签署了“公司改制征求意见书”,该“公司改制征求意见书”约定“入股职工因调离本公司,被辞退、除名、自由离职、退休、死亡或公司与其解除劳动关系的,其股份通过计算价格后由公司回购。”有限责任公司可以与股东约定《公司法》第七十四条规定之外的其他回购情形。本案的“公司改制征求意见书”由申请人签字,属于真实的意思表示,内容上未违背公司法及相关法律的强行性规范,应属有效。故鸿源公司依据公司与申请人约定的“公司改制征求意见书”进行回购,并无不当。

  最高人民法院,杨玉泉、山东鸿源水产有限公司请求公司收购股份纠纷申诉、申请民事裁定书[(2015)民申字第2819号]

  案例一: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的仇定荣与江苏扬农化工集团有限公司工会委员会、江苏扬农化工集团有限公司等请求公司收购股份纠纷再审复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2015)苏审二商申字第00441号]认为:“2003年持股会章程合法有效,应当作为本案纠纷的适用依据。根据该章程相关规定,基于仇定荣的离职行为,其已不再是持股会会员,仇定荣关于扬农工会购回其股权并支付对价及逾期利息的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2003年持股会章程第十九条规定:‘职工在辞职、解除或终止劳动合同时,其所持股份中的量化和奖励股份视为自动放弃,由持股会收回,个人出资认购的股份由持股会按其出资额购回,均转作预留股份。’该章程对离职职工股的处理体现了企业职工持股的本质特征,符合前述文件规定及相关精神。因此,2003年持股会章程应当认定为合法有效并对所有持股职工具有约束力。《职工持股卡》仅仅是股东权利的记载凭证,股权内容及行使方式应当遵守章程规定,依据2003年持股会章程,基于仇定荣离职行为,其所持量化、奖励股份被无偿收回,出资股份已经被购回,所应得的价款冲抵了其欠公司的购房补贴借款,仇定荣认为持股会章程因通过主体、程序与内容违法而无效,其未退出持股会,扬农工会应购回其所持股份并支付对价及利息的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

  案例二:江苏省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的胡耘芳与常州市天安百货有限公司请求公司收购股份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2016)苏04民终362号]认为:“天安公司的章程中明确约定,‘股东入股后到达法定退休年龄或个人原因离开公司,由公司回购股份,股价按当年公司净资产额确定’。胡耘芳于2012年5月办理退休,已经符合天安公司章程中所约定的要求公司回购股权的条件,且不违反法律规定。”

  案例三:山东省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的济南鲁联集团有限公司与张作让请求公司收购股份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2016)鲁01民终2387号]认为:“鲁联公司为保障公司资合与人合的统一性,在注册资本不减少的原则下,公司章程对股东在符合相应条件时将股权退出事宜作出明确约定,股东因退休不在现岗时,将股权退出,由公司收回或由其他股东受让,并以认缴出资额退还。上述内容系公司股东真实意思表示,系公司对自我权利的自由处分,未违反法律和行政法规禁止性规定,合法有效。张作让在办理退休手续后,作为符合退出股权条件的股东依据公司章程规定退出股权,要求鲁联公司按照公司章程返还股金,符合公司章程规定,亦未违反法律和行政法规禁止性规定,依法应予支持。”

  案例四:吉林省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的上诉人桦甸市汽运出租公司因与被上诉人李斌请求公司收购股份纠纷一案二审民事判决书[(2013)吉中民三终字第194号]认为:“李斌作为上诉人汽运公司原董事长,在公司换届选举新一届董事会成员中落选,要求回购其作为董事长期间所持有的普通股东应持股份外的57股股份,符合公司章程及相关规定,不违反法律法规,对其请求应予支持。”

上一篇:公司法人变更公告怎么登报?内容怎么写?   下一篇:没有了